當前位置: 學術臨床 > 國醫大師學術思想

分型論治胃下垂

時間:2020-08-26 來源:中國中醫藥報5版 作者:張冰

  胃下垂是指由于胃肌與腹壁張力松弛,導致站立位時胃的位置下降,從而產生一系列臨床表現的病癥。臨床胃下垂多見于女性、瘦長無力體型者,也可見于產婦、老年人、慢性消耗性疾病患者。輕者多無明顯癥狀;重者可有消化系統癥狀,如飽脹、消化不良、厭食、惡心、噯氣、上腹痞滿不適、腹部隱痛及便秘等。癥狀常于餐后、久立及勞累后加重。

  分型論治

  顏正華教授認為,胃下垂從病位上看首屬脾胃,涉及肝、腎和腸等臟腑。病機雖以脾虛氣陷為主,但常兼有肝胃不和、氣陰兩虛、氣虛兼瘀、胃腸停飲等。臨床多見氣虛、氣滯、血瘀、食積、痰飲相互夾雜,所以在考慮脾虛氣陷的同時,也需關注臟腑、氣血、痰、食等復雜因素,詳審病因、病機,進行綜合論治。顏正華教授強調,辨治胃下垂需詳辨脾虛、肝郁、氣陰不足、胃腸停飲等,主次兼顧、綜合論治,方能有效地緩解癥狀。臨床中主要從四個方面對該病進行分型論治。

  中氣下陷型 此乃臨床最常見的類型。通?;颊咝误w消瘦,精神倦怠,食后脘痞、腹滿或腹脹而墜,噯氣不舒,或有嘔吐清水痰涎,舌淡苔白,脈虛弱。治以健脾強胃,補中益氣。方用補中益氣湯加減。

  氣虛飲停型 中氣下陷,運化無力則胃腸停飲。主要癥狀為胃脘脹滿,有振水音或水在腸間轆轆有聲,惡心,嘔吐清水痰涎,或頭昏目眩,心悸氣短,苔白滑,脈弦滑或弦細,治以健脾和胃,逐飲祛痰。方用四君子湯合苓桂術甘湯加減。

  氣陰不足型 此型患者脾胃虛弱不能上承津液,虛中有熱。癥見唇紅口燥,口苦口臭,煩渴喜飲,噯氣頻繁,或惡心嘔吐,食后脘腹脹滿,大便干結,舌紅津少,脈象細數。治以益氣養陰。方用益胃湯、生脈飲合四君子湯加減。

  肝郁脾虛型 此型患者中土素虛且有情緒不遂等誘因,肝木乘土,則木土失和。癥見胃脘、胸脅脹滿疼痛,食納呆滯,噯噫頻作或嘈雜吞酸,郁悶煩躁,善太息,苔薄或薄黃,脈弦。治以疏肝理氣,健脾和胃。方用柴胡疏肝散、加味逍遙散合四君子湯加減。

  醫案舉隅

  案一:翟某,女,81歲。初診:2004年7月16日。訴腸鳴、呃逆10余年?,F納差、吐清水2個月??滔挛钢杏姓袼?,嘔惡,口干不喜飲,納后脘痞、呃逆、噯氣、腸鳴,大便溏軟,日1行,舌淡苔白根膩,脈濡滑。3個月前確診為“胃下垂”。

  辨證:脾虛濕盛。

  治法:健脾益氣化濕。

  處方:黨參15g,生黃芪18g,炒白術15g,炒枳殼10g,陳皮10g,炒蔻仁(后下)6g,半夏10g,炒神曲15g,炒薏苡仁30g,炒澤瀉15g,茯苓30g,炙甘草5g,桂枝6g,炒麥谷芽各15g。14劑,水煎服,日1劑。

  囑食軟食,禁刺激性食物。

  2004年7月31日二診:藥后嘔惡、噯氣、呃逆、腸鳴諸癥減輕。原方繼服14劑,藥后自覺癥狀消失,隨訪1年未見復發。

  按:本案患者年逾耄耋,身體虛弱,飲食無欲,大便溏軟,舌淡苔白根膩,脈濡滑。呈脾虛兼有痰濕之象,故治以健脾益氣,化痰濁,以苓桂術甘湯合六君子湯加減。其中,六君子湯健脾化濕,苓桂術甘湯溫化中焦水飲,兩方合用共奏補中除濕之效。方中炒蔻仁、薏苡仁、半夏、澤瀉均為利濕之品,共達芳香化濕、祛濕和胃之功;神曲、麥谷芽、陳皮可除中焦陳積以促運化;黨參、黃芪、枳殼,行補互用,提補中氣??v觀全方,平補平調,補而不膩,化而不瀉,共奏健脾化濕、補中益氣之效。

  案二:彭某,女,40歲.初診:2004年2月8日。訴胃脘隱痛、墜脹1年,加重半個月。近半個月來,食欲差,脘腹隱痛、墜脹,咽干唇燥,口干不欲飲,眠差,心煩,腸鳴,大便秘結,小便黃,舌紅少津,脈數無力。既往有胃下垂、子宮脫垂、胃炎病史。

  辨證:氣陰兩虛。

  治則:補氣益陰,和胃通腑。

  方藥:黨參12g,生黃芪15g,生白術15g,炒枳殼10g,陳皮10g,葛根5g,焦三仙各12g,白芍15g,炙甘草5g,麥冬15g,茯苓30g,黃精15g,玉竹15g,當歸10g,制首烏30g,火麻仁12g。14劑,水煎服,日1劑。

  囑食軟食,禁刺激性食物。

  2004年2月22日二診:藥后諸癥緩解,效不更方,原方繼服14劑。服后諸癥均釋,隨訪半年未見復發。

  按:本案患者系外企職員,平素因工作忙碌,壓力較大,飲食極不規律,且年逾不惑,身體已有虛像。舌紅少津,提示有陰虛之征,故辨證為氣陰兩虛,治以補氣益陰,和胃通腑。方中黨參、茯苓、陳皮、生白術健脾益氣,促脾運化;生黃芪、葛根升提中氣;白芍、麥冬、黃精、玉竹、制首烏滋陰潤燥,益腎和胃;當歸、火麻仁、炒枳殼養血潤腸,通腑氣。全方補潤結合,升降相兼,益氣扶中,和胃養陰,潤燥通便,使陰生氣復。

  案三:王某,女,46歲。初診:2005年3月8日。訴胃脘悶脹連及兩脅3個月,加重半個月。半個月前因情緒波動,致胃脘悶脹甚,牽連兩脅,伴納呆,時有燒心,呃逆,心煩起急,口干口苦,眠差夢多,乏力健忘。經前乳房脹痛,末次月經2月15日,周期正常。大便干稀不均。舌紅苔黃,脈弦。2004年底被當地醫院診為“胃下垂”。

  辨證:肝郁犯胃,脾氣虛弱。

  治法:疏肝和胃,補氣健脾。

  方藥:柴胡10g,香附10g,陳皮10g,炒枳殼10g,黨參10g,生白術15g,黃連5g,吳茱萸15g,首烏藤30g,梔子10g,葛根5g,焦三仙各10g,煅瓦楞子(先煎)20g,生甘草5g。7劑,水煎服,日1 劑。

  2005年3月14日二診:患者訴月經來潮,經前乳房未脹;胃脘仍感悶脹,但兩脅已無脹悶,食欲、睡眠好轉,口苦、燒心減,仍眠差多夢,時有呃逆、心煩。舌苔薄白,脈弦。

  宗前法,上方去煅瓦楞子、焦三仙,加旋覆花(包)10g,炒酸棗仁20g。14劑后諸癥大減,隨訪1年未見復發。

  按:本案病情受情緒波動影響明顯,肝郁犯胃心煩起急、燒心、泛酸、口干口苦、脈弦系肝郁之象。肝氣不疏,氣機壅滯不利,則兩脅乳房脹痛,且納呆、乏力。故辨證為肝氣犯胃,脾氣虛弱。治以疏肝解郁,補氣健脾。顏正華教授施以柴胡疏肝散加減。方中柴胡、香附、陳皮、炒枳殼疏肝理脾,調理肝脾氣機;黨參、生白術、焦三仙、葛根健脾益胃,升提中氣;黃連、吳茱萸、煅瓦楞子寒熱并用,制酸止嘔;首烏藤、梔子清熱除煩安神。全方疏泄與補提并舉,使疏而不虛,補而不滯,收到預期佳效。(張冰 分型論治胃下垂)

 ?。ㄗⅲ何闹兴d藥方和治療方法請在醫師指導下使用。)

(LQ)

凡注明 “中國中醫藥報、中國中醫藥網” 字樣的視頻、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,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“中國中醫藥網” 水印,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,否則本網站將依據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。
全民双色球下载安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