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學術臨床 > 中醫流派

白鮮皮:不唯治風熱瘡毒,實為諸黃風痹要藥

燕京劉氏

時間:2020-09-17 來源:中國中醫藥報4版 作者:王慶國

  白鮮皮為蕓香科植物白鮮的根皮。性味:苦、咸、寒,歸脾、胃、肺經。功用:祛風燥濕,清熱解毒。

  白鮮皮為臨床治療過敏性皮膚病,如濕疹、蕁麻疹的要藥。除此之外,白鮮皮尚可治諸黃、療濕痹,這兩種功效為世人所少用。李時珍曾謂該藥“為諸黃風痹要藥,世醫止施之瘡科,淺矣”。此語論雖為當時之偏,然而放之于今世,仍為金石之言。近人張山雷對此藥的功效理解最深,其曰:“白鮮皮味苦氣寒,為勝濕墜熱之品,而其根蔓延,入土深遠,故又能宣通肢節經絡,內達臟腑骨節,外行肌肉皮膚。上清頭目之風熱,中泄脾胃之濕熱,又能利關節,宣泄痹著,而燥濕清熱,外達皮毛肌肉濕熱之毒,特其余事。惟諸瘡痛癢瘡,服之亦大有捷效?!惫P者在臨床上常將其用于以下3個方面。

  濕熱久蘊之黃疸

  白鮮皮性苦寒味咸,苦能燥濕,寒能清熱?!渡褶r本草經》謂其“主黃疸”;《藥性論》曰其“主解熱黃、酒黃、急黃、谷黃、勞黃”。如《沈氏尊生書》白鮮皮湯,即以白鮮皮與茵陳蒿兩味治黃疸?!妒備洝钒柞r皮散也是以此藥為主藥,配伍黃連、土瓜根、芍藥、大青葉、梔子、茵陳蒿、天花粉、柴胡、芒硝等為散,以白茅根汁煎湯送服,治諸黃。由此可見,古人以之為退黃常法,只不過今人少用爾。

  據筆者經驗,本品治黃疸對以下兩種情況比較適用。其一是熱毒黃疸,或濕熱黃疸之熱勢熾盛者,如亞急性肝壞死、溫熱病之黃疸,可在茵陳蒿湯的基礎上加入此藥,并配伍連翹、黃柏等,藥味要少而且量大,以收專功;其二是久病不退之黃疸,伴有皮膚瘙癢癥狀,可見于梗阻性黃疸日久之人,此時可以清利濕熱及利膽之品為主藥,加入白鮮皮、秦艽、金錢草、郁金等以利膽退黃?,F代藥理研究發現,本品水提取物對免疫性肝損傷有顯著的抑制作用,可能為其治諸黃的現代藥理機制。

  積熱挾濕之肌痹

  白鮮皮清熱利濕,性偏肌表,《神農本草經》謂其治“濕痹死肌,不可屈伸,起止行步”;《名醫別錄》謂其治“四肢不安”。筆者分析此類疾病與類風濕性關節炎、皮肌炎的癥狀類似,加之《藥性論》說:“一切熱毒風,惡風……皮肌急,壯熱惡寒”,與此二病之急性期癥狀表現一致。于是治療時加入白鮮皮(如加減木防己湯、蒼術白虎湯、穿藤通痹湯等),竟取佳效。

  憶六年前,筆者治一85歲老嫗,患急性類風濕性關節炎,四肢關節腫脹,皮膚腫痛難忍,身熱如灼,疼痛難耐,終日呼號,用西藥癥不減,求治于余。辨為濕熱痹證,熱重于濕。用加減木防己湯、穿藤通痹湯合方。處方:生石膏60克,水牛角40克,木防己15克,桂枝20克,生曬參10克,生苡仁20克,木瓜20克,穿山龍30克,青風藤20克,海風藤20克,忍冬藤30克,服藥半月后關節腫痛減輕,但皮膚仍灼熱,肌疼減輕不明顯。后于原方中加白鮮皮30克、秦艽30克,兩周后肌痛癥狀明顯減輕,后調理數月進入穩定期。

  又曾治一皮肌炎患者,周身肌肉腫痛灼熱,赤紅如丹,不可行走,需人背著前來就診,正如《神農本草經》所載“濕痹死肌,不可屈伸,起止行步”,仍用上述治類風濕關節炎之方加減治療,1月余后熱退,相關免疫指標明顯改善,患者可自行下四樓,半年后臨床治愈,至今未復發。

  濕熱之風瘡疥癬

  白鮮皮水提取物具有較強的抗炎及免疫抑制作用,可能是其治療過敏性皮膚疾病的現代作用機制。歷代本草中記載本品治“風瘡,疥癬赤爛”“治一切疥癩,惡風,疥癬,楊梅,諸瘡熱毒”,現代臨床廣泛用于治療濕疹、蕁麻疹、皮膚瘙癢癥等。如《圣濟總錄》載白鮮皮散,治“肺藏風熱,毒氣攻皮膚瘙癢,胸膈不利,時發煩躁”,方用白鮮皮、防風、人參、知母、沙參、黃芩,共搗為散,每服二錢匕,水煎服。筆者常用本品配伍徐長卿、荊芥、蟬蛻、當歸、生地、苦參、地膚子等,治療以皮膚瘙癢、紅腫為主癥的多種皮膚病,如濕疹、過敏性皮炎等,療效滿意。白鮮皮內服10~20克。脾胃虛寒便溏者慎用。(王慶國 北京中醫藥大學)

 ?。ㄗⅲ何闹兴d藥方和治療方法請在醫師指導下使用。)

(LQ)

凡注明 “中國中醫藥報、中國中醫藥網” 字樣的視頻、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,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“中國中醫藥網” 水印,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,否則本網站將依據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。
全民双色球下载安装